桃花潭影悠悠,前世不为,几许离愁

2018-10-08 09:50:28  阅读 70 次 评论 0 条

timg.jpg

还记得那首脍炙人口的诗:“李白乘舟将欲行,忽闻岸上踏歌声。桃花潭水深千尺,不及汪伦送我情。”伟大的诗人李白与友人依依惜别,情致深处,便挥毫泼墨,成就了这首千古名诗,传为千古佳话,自然也成就了桃花潭。若不是李白,或许世人并不会留意这片小小的土地,在茫茫大地上,它不过只是沧海一粟,若是消失,怕也惊不起一丝波澜;而正是有了这首诗,才使得桃花潭真正地进入了世人眼中。中华大地,无数的名胜古迹、壮丽山河,或许早已让人目不暇接,与之相比,桃花潭的存在似乎是不值一提的,也可以说,桃花潭的存在只是一种衬托。而在诗人李白的笔下,一汪清澈的桃花潭水是饱含深情的,如泪水一般,饱含着诗人与友人之间深厚的情谊,是友情,是不忍割舍。千尺的桃花潭水,依然敌不过友人之间的惜别之情,而情至深处,又岂是这千尺潭水所能比拟的?此去一别,经年已过,因而不舍。试问归期,而未有期,未知的一切,是惶恐离别。三千弱水,而诗人却唯独选择了这名不见经传的桃花潭水,是巧合,是冥冥中的注定。千百年来,悄无声息,这桃花潭似是在等待,等待着那个可以真正发现她的美的人,而李白无疑就成为了这样的人。因为他,世人才终是发现了这桃花潭水,才懂得以饱含深情的目光去悉心感受她的美。而美的却又不仅是这一汪桃花潭水。临岸相望,遥遥对岸村庄、绿树掩映,青山白墙倒影水中,交织着波光粼粼的水面,互相装点,相映成趣。无疑是有了这青山翠树、亭台楼阁才使得这潭净水焕发出无限生机,也无疑是又了这水的滋养灌溉,才让这山更青,树更茂,而人也生生不息。当船驶过平静如镜的水面,推开波澜,荡起涟漪,桃花潭似乎被唤醒,激荡着水花,引起游人阵阵感叹。登上高楼,俯视着青山碧水,一览无余的美景,美不胜收,又似有把酒临风,心旷神怡之感。诗人李白的情感,此刻或许才真正领悟。好山好水自然也需要好的情致,踏歌古岸,一个诗意的名字,似乎也才配得上这悠静的美景。岸上传来的歌声,不是欢愉,而唱离别,是友人在为自己送别;分离,却不说再见,只是对酒当歌,将满满情思都寄托在这浩渺烟波之中。今日看得这汪桃花潭水,清澈见底,或许还似当年,当初的情感也还算得真切,却总觉得缺少了什么,是心,是情,是最刻骨铭心的记忆。

游人游山玩水,见山可是山,见水还是水,是感叹,是赞美,一去不复返的不仅仅是友人,还有那最美好淳朴的记忆。是本无错,时代、心境已然不同,又何必再追求那旷古的怀念与哀伤,游玩便得其乐,品山水,看风景,有些事自然忘怀,也当散心情,感人生罢了。细想来,千百年前的李白也莫不是如此,一曲离别唱罢,再相思,也不过分离,既无用,便不再追忆,只深藏于心底,也是美好。不如一潭清水,春风十里,寄解相思,歌唱回忆。潭水本不深,只恨思念太深,这水,这山,这里的一切都有着太多的故事,太多的情感。粉白的院墙村落,或生长于此的村人,抑或是往来其间、形色匆忙的友人,都深深把这美好的回忆传扬。千古流芳的又何止是那一首《赠汪伦》,更有那澄净的桃花潭水,那感人至深的故事。
桃花潭水从旷古渺远处悠悠而来,因李白一曲,而声明远扬,这或许是这世事从未料想过的。桃花潭水果真因这一曲清歌而留名千古,也因她的美引来游人络绎不绝,沉寂多年的桃花潭终又重新繁华起来。然,盛衰兴旺又不过一念之间,似是转瞬既逝,谁又曾看透那桃花潭水背后的虚无。渺渺潭水冲淡了一切,却无法抹去历史。踏上对岸的土地,才知那放眼望去,一派生机,美好和谐的村落青山,不过是如梦浮华,任微风也可轻易吹散。拾级而上,踩着那沙沙作响的砂石板路,仿佛脚下已踏过那千年的历史。放眼,回首,转身而满目只剩疮痍。断垣残壁,倾毁的房屋,坍圮的白墙,无不成为这沧茫历史的见证。看飘摇欲坠、腐毁枯朽的古木屋梁,早已弥生荒草的石板缝隙,剥落侵蚀的泥墙,青泥苔上似还有那生命顽强的小草野花,又为这荒芜的土地增添了一线生机,一切似乎并不算太糟。前世风光热闹的桃花潭,与而今却形成了对比,同样的情谊,而命数却是截然不同,不知是惋惜还是幸运,惋惜这萧条破败的古村巷落,却幸运这里似还未曾被商业的足迹占据。沧茫世事,浮生若梦,似乎只剩兴衰两个选择,蔓延着哀伤。
曾以为古镇不过“小桥流水人家”,而今却还见“枯藤老树昏鸦”,只叹“古道西风瘦马”,夕阳西下,还有断肠人,寄望友人“在天涯”。悄然无声,过往记忆,历史、人世不过如此而已,只道一声叹息,只剩一次回忆。(安检护卫分公司 赵盛君)

本文地址:http://kgb.nbairport.com/post/245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新闻中心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发表评论


表情

还没有留言,还不快点抢沙发?